中偵在線

主頁 > 新聞 >

“美女”微信賣紫砂壺背后有陷阱

作者: admin 來源: 未知 2018-07-01 11:50

 繼“滯銷大爺”網上悲情推銷各類農產品被拆穿謊言之后,互聯網營銷又改走“美女家的產品”套路:春嬌姑娘大學畢業回鄉銷售爺爺做的紫砂壺、生于紫砂壺世家的阿芳正在跟著母親苦學制壺手藝、美麗的清歡姑娘宣傳自家原礦老料紫砂壺……一件普普通通的商品披上美女親情、勵志故事的外衣之后,不僅價格會虛高幾倍,而且會讓消費者相信,既有顏值又有手藝的姑娘,賣的東西應該錯不了,于是心甘情愿掏腰包下單。然而當紫砂壺被快遞到家時,消費者才會發現,這壺的外觀和美女所傳的圖片相差甚遠,有的甚至是假冒偽劣產品。

 
個案:網友微信上900元買把次品壺
 
一位網友近日吐槽最近買壺買來一肚子氣,原來他在網上看到一位名叫“清了木槿”的漂亮姑娘,在微信推銷爺爺和爸爸制作的傳統手工紫砂壺。木槿姑娘說,紫砂壺使用的原料是自家儲存多年的原礦老料。她還向大家保證:“我所售出的每一把壺,保證是宜興本地原礦石料所產,100%全手工制作。如若有假,假一賠萬。”
 
這位網友正想買一把紫砂壺,通過和木槿姑娘幾次愉快交流,他先期付款900元成交,對方贈送茶巾一塊、杯2個。但收到壺后該網友卻發現壺把下方和壺嘴下方有明顯接痕,壺嘴處有小磕碰舊傷,遂與木槿姑娘聯系退貨。因壺屬于易碎品,這位網友特驅車至所在地的大牌快遞公司親寄,眼看著東西完好包裝后離開。但是木槿姑娘那邊在接到貨之后說贈品茶巾杯子不見了,退錢要打折扣。
 
調查:“壺美人”自我介紹大同小異
 
在瀏覽微博時用戶經常會遇到美女紫砂壺貼、美女茶葉貼、美女胎菊貼、美女沉香貼等。以美女紫砂壺貼為例,她們微博的風格都走古典文藝范兒。上傳圖片顯示,諸多博主全都是一水兒的妙齡美女,她們無一例外的古風穿著、長發飄飄、纖纖十指、嫵媚動人。名字更是美妙動聽:紫砂壺仙子、南街壺娘、壺娘阿芳、清歡、春嬌紫砂、彩華摶砂……
 
通過仔細觀察,北京青年報記者發現,壺美人們的微博、微信圖片除了推銷各款紫砂壺,就是自己的日常,有時候焚香撫琴、有時候品茶冥想、有時候雙手捧著紫砂壺凝視,或者跟宜興窯址合影、或者走在江南小鎮的街道上回眸一笑、或者展示一下堆放在自家后院的紫砂老料,看上去是在極力證明自己的生活與紫砂壺息息相關。不過她們的自我介紹似乎都大同小異,似乎都在互相抄作業,看起來頗為有趣。
 
春嬌紫砂在微信上說:“我是范春嬌,長于宜興傳統制壺世家,因為家庭原因,從小耳聞目染,對紫砂有了很多的了解。我們家的壺都是自產自銷,家族收藏的正宗珍貴稀少的宜興黃龍山原礦紫砂泥料,采用宜興傳統純手工藝制壺。”
 
彩華摶砂也在微信上說:“我是紫砂制壺手藝人陳彩華,宜興丁蜀鎮人,家里世代做壺,我從小便接觸紫砂。我們家始終使用以前積存的正宗珍貴稀少的黃龍山原礦紫砂泥料,堅持采用宜興傳統純手工藝制壺。”
 
壺娘阿芳同樣在微博上自我介紹稱:“我是阿芳,宜興丁山鎮一個傳統的制壺藝人,生于紫砂世家,從小耳濡目染,對紫砂壺有著難以言說的熱愛。我制壺所用的泥料,都是正宗黃龍山老泥料父輩所留。”
 
不難看出,壺美人們所編織的商業信息都有以下幾個共同特征:都是風華正茂的美女,熱愛紫砂壺事業;都是制壺世家,祖上幾代都是制壺工匠,從小耳濡目染,對紫砂有著深厚的感情;正在跟著爺爺、爸爸、媽媽學制壺;賬號注冊地點都是江蘇,自稱是宜興丁山鎮人的后代;都用家里的原礦紫砂老料,而且這些老料都堆在自家后院。
 
發現:三個“壺美人”竟是“同一個人”
 
不過,當北青報記者通過微信與壺娘阿芳建立聯系之后,才發現情況完全不是那么回事。微博上那個漂亮的女匠人阿芳,把用戶引到微信上就變成了在工作室幫忙的清歡姑娘。
 
北青報記者問:你是阿芳?
 
對方:不是哦,我叫清歡。
 
北青報記者問:你微博上不是叫阿芳嗎?
 
對方:微博上是隨便起的名字。
 
北青報記者問:你家有多少老料啊?
 
對方:我們這邊是幾位老師合伙開的工作室,集體(具體)哪位老師家里有多少,我也不清楚。
 
北青報記者問:你做的壺什么樣子啊?
 
對方:我目前也才剛畢業,在工作室幫忙的,因為家里長輩在這里做壺。
 
一個有趣的情況是,北青報記者在微博上又遇到了穿著馬甲的清歡姑娘,這次她昵稱叫“紫砂壺仙子”,向人們講述著另外一個勵志故事。這位賣壺“仙子”稱:“告別喧囂,回鄉制壺。如今跟著母親學藝已經第5個年頭了。做一把好壺,成了人生的新信條。與母親雖然有近30年的代溝,日常對話最后成了吵架,但制壺成了我們溝通交心的方式,以匠人之心,做君子之壺。歡迎添加微信,只希望多年之后,還記得丁山老街上有一位制壺的姑娘。”雖然留下的微信號碼不同,但是北青報記者發現,紫砂壺仙子的頭像和主頁人物照片就是微信“清歡姑娘”,而清歡姑娘在微博上還有一個賬號昵稱叫“壺娘阿芳”。原來壺娘阿芳、紫砂壺仙子、清歡姑娘竟是同一個人。
 
揭秘:所謂的“壺美人”都是文案策劃
 
基本信息顯示,昵稱為壺娘阿芳的賬號注冊時間為2017年3月8日,所在地為江蘇無錫;昵稱為紫砂壺仙子的賬號注冊時間為2017年10月9日,注冊地為江蘇南京。
 
有知情者透露,像木槿姑娘、壺娘阿芳這樣的“壺美人”都是專業賣壺的,其真實身份就是微商、代理。她們手里往往沒有實物,都是先拿圖來賣,等有了買主再去實體店拿貨。什么紫砂情懷、祖上傳承、后院老料都是文案策劃,所謂的小姑娘美女銷售也許在屏幕另一端就是一個摳腳大漢。
 
行業人士指出,微信上的信息本身就沒有可信度,缺少監管,也沒有其他買家的用壺反饋,全憑賣家的良心。因此微信賣壺存在一個普遍現象是,用料假或摻假的居多,做壺的人全部是小作坊、小師傅,手工差,消費者買到次品投訴無門。即使有真貨但價格卻虛高幾倍,不然店家在網絡平臺推廣的大成本誰來付?特別是只要輸入紫砂壺,出來的都是推廣廣告,還不是羊毛出在羊身上。
 
聲音:平臺應對網絡廣告嚴格審核
 
今年6月,國家市場監管總局等8部門聯合發布《2018網絡市場監管專項行動(網劍行動)方案》,網絡虛假違法廣告等違法行為成為重點打擊對象。
 
商法研究專家認為,當前互聯網已經成為人們日常交流和商業交易的重要形式,互聯網廣告呈爆炸式發展是必然。作為互聯網經濟的一部分,互聯網廣告的發展需要扶持,也需要治理。重拳治理之下,虛假違法互聯網廣告受到有力打擊,但也存在整治“盲區”。專家同時指出,互聯網廣告覆蓋網頁、微信微博、手機APP等多種渠道,形式多樣,普遍存在核實困難、證據固定難等問題。雖然《互聯網廣告管理暫行辦法》做了一定規范,但在實際操作中界定法律關系與法律責任有一定難度。
 
針對上述問題專家建議,除了網絡監管部門大力執法,網絡服務提供者、平臺經營者因與廣告發布者有著更直接的接觸,應當嚴格履行事前審核、事后刪除等管理責任;網民發現虛假違法互聯網廣告時,也應積極舉報配合監管。各方聯手、形成合力,才能進一步凈化互聯網廣告環境。 文/本報記者 趙新培
 
關注
 
當心美女微信推銷 背后的詐騙團伙
 
據了解,美女微信推銷不僅是新的虛假營銷模式,還是騙子出沒的高發區域。近日,廣州市番禺區人民檢察院公布,該院對一宗冒充美女,大打感情牌以索取生日紅包、推銷茶葉為名的團伙詐騙案進行逮捕審查,并批準逮捕其中三名主犯。
 
據介紹,該詐騙團伙幾名發起人經過合謀后,花錢請了一名美女模特,拍攝了該模特的大量生活、工作照片,又從網上購買了一批加有數百個好友的微信號,而后于2018年2月成立了一家貿易公司,開始統一使用預先準備好的美女照片,虛構一名經營茶葉美女的身份,在公司發放的工作手機微信上,按照事前編寫的“十四天朋友圈”的話術內容,與“客戶”交友、聊天,培養感情。通過環環相扣的朋友圈曬圖,編造出一個年輕貌美、善良上進的純情少女形象,最終誘騙陌生男子發生日紅包、購買茶葉等,從中獲取非法利益。更為過分的是,騙子利用人們貪小便宜的心理,以一包所謂的上等茶葉 一套所謂的上等茶具=399或299的價格向用戶推薦, 這其實為劣質茶葉 劣質茶具,與其描述根本不搭邊兒。又或者用試用的方式送出一份所謂的“試用裝”。如果收下該貨,過幾天就會有勒索電話打來,稱299或399為路費,該茶具和茶葉價格為兩三萬左右。如果拒收,對方同樣會打來電話,聲稱快件丟失,要你負責。

  • 上一篇:鎮政府已婚職工與15歲少女發生關系

  • 下一篇:完善個人征信體系 用信用推動社會進步
  • 福建31选7怎样买的中